中國商界雜志社官方網站───構建商界精英的精神家園
主編郵箱申請參訪設為首頁     
《中國商界》雜志社官方網站
中國品牌日:寧夏品牌發布
當前位置: 首頁 > 要聞 > 滾動新聞
“甜蜜素風波”升級 為何酒鬼酒如此“招黑”
來源:    發布時間:2019-12-24 10:51:39    點擊數:

 12月23日,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酒鬼酒)的“甜蜜素風波”升級,酒鬼酒大經銷商石磊和酒鬼酒多年的經濟糾紛“浮出水面”。到目前為止,酒鬼酒產品是否含有甜蜜素尚無定論。不過,中國商報記者梳理發現,酒鬼酒的發展過程坎坷,當年的“塑化劑風波”曾給其致命一擊,如今再遇到“甜蜜素風波”。為何酒鬼酒如此“招黑”?

“甜蜜素風波”升級

12月20日晚間,酒鬼酒大經銷商石磊舉報酒鬼酒產品非法添加甜蜜素。酒鬼酒的“甜蜜素風波”由此開啟。

12月21日,雙方進行了第一輪隔空“打嘴仗”。酒鬼酒稱,公司嚴禁添加甜蜜素,也從未采購過甜蜜素。酒鬼酒生產銷售的所有產品均經過嚴格檢測,并符合國家食品安全相關標準和規定。而石磊則認為,酒鬼酒在聲明中避重就輕、繞過核心事實部分,并表示不想與酒鬼酒打口水仗。

12月22日,雙方進行了第二輪大戰,多年前的經濟糾紛隨著“浮出水面”。酒鬼酒提供給中國商報記者的第二個公開聲明顯示,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酒鬼酒陸續生產了8萬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作為市場政策支持,無償贈送給石磊。2013-2015年間,石磊及其公司無償占用酒鬼酒公司資金1400萬元,目前尚沒有全部還完,并稱酒鬼酒絕不向任何要挾、勒索行為妥協。

對于酒鬼酒的指控,石磊堅決否認。他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他從未對酒鬼酒進行過要挾、勒索,也從未收到過公安機關對其進行的有關要挾、勒索的詢問和調查,并認為應將問題聚焦在產品本身是否含有甜蜜素上。

可見,酒鬼酒的“甜蜜素風波”既是經銷商對酒鬼酒產品質量問題的控訴,又是涉事雙方進行的一場公開的利益博弈。白酒行業專家晉育鋒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石磊和酒鬼酒雙方的利益糾葛已久,前者旗下的公司是酒鬼酒的包裝材料供應商。這次風波不排除是經銷商為達成目的對酒鬼酒進行的輿論施壓。不過,酒鬼酒應對的態度也有問題,酒鬼酒應該正視問題,并組織專業人員進行產品鑒定。

酒鬼酒經歷波折

真人做人爱试看一實際上,酒鬼酒的發展歷程有諸多波折,多次發展向好時突陷負面漩渦。據了解,2011年酒鬼酒的發展前景一片大好,當年凈利潤增速超過了300%,然而好景不長,次年,該公司就遭遇了“塑化劑風波”。2012年11月19日,有媒體報道“酒鬼酒塑化劑超標2.6倍”。該消息傳出后,酒鬼酒股票臨時停牌,當天兩市白酒股總市值共蒸發近330億元。

此后,酒鬼酒的發展便進入下滑通道。數據顯示,2013年,酒鬼酒實現營業收入6.85億元,同比下滑58.56%;凈利潤為-3668.36萬元,同比下滑107.40%;2014年,該公司營收為3.88億元,同比下降43.26%;凈利潤為-9747.53萬元,同比下滑165.72%。

真人做人爱试看一從2015年中糧集團入主酒鬼酒后,該公司業績開始回暖,但卻伴隨著一系列的高層人事調整。直到2019年,酒鬼酒進入發展相對平穩期,并喊出了“30億元、50億元、100億元”的短期、中期、長期目標。但令人意外的是,在這個關頭,酒鬼酒又陷入了“甜蜜素風波”。

真人做人爱试看一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來看,“塑化劑風波”的爆發令酒鬼酒的股價幾乎攔腰折斷。2012年11月16日,酒鬼酒的收盤價為47.58元,但2012年11月19日該風波爆發后,酒鬼酒股價經歷了幾個跌停板,一度下跌到27.09元。之后的幾年里,酒鬼酒的股價經歷了長時間的低迷。直到2019年7月,酒鬼酒股價復蘇反彈,同年9月酒鬼酒股價漲到了42.87元。可好景不長,“甜味素風波”爆發后,12月23日開盤不久,酒鬼酒股價便直接跌停。

為什么酒鬼酒如此“招黑”?

作為1997年就登陸資本市場的老牌酒企,酒鬼酒擁有很長的釀酒歷史,可為何頻繁“招黑”呢?對于酒鬼酒自身在生產工藝、管理、經銷商關系協調等方面的問題,中國商報價記者致電酒鬼酒相關負責人,但截至記者發稿并沒有收到對方的任何回復。

晉育鋒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2012年“塑化劑風波”爆發的原因除了酒鬼酒自身產品存在問題以外,資本市場也把酒鬼酒選作“靶子”,通過融券、打壓股價后再低價買入的方式進行炒作。此次酒鬼酒的跌停也不排除這種可能。

“不過,酒鬼酒也有自身原因,一方面,酒鬼酒處理經銷商矛盾的態度有問題;另一方面,酒鬼酒聲明中提到歡迎知情人士對員工私自添加甜蜜素的情況進行舉報,實際上,大型酒廠的白酒勾調過程很嚴密,材料也有嚴格的配比,員工私自添加甜蜜素的可能性幾乎沒有。“晉育鋒對中國商報記者如是說。

真人做人爱试看一一位不愿具名的酒鬼酒前員工對中國商報記者坦言,酒鬼酒最大的問題在于和經銷商的關系,一直以來,酒鬼酒都未能處理好經銷商的訴求。此外,近幾年酒鬼酒管理層和業務員隊伍很不穩定,“新官不理舊賬”的情況很多,這使得酒鬼酒和經銷商關系更加緊張。

對于酒鬼酒和經銷商關系的“癥結”,白酒行業專家劉曉威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曾經的酒鬼酒依賴經銷商產品開發、買斷產品等操作模式,短時間內吸引了一部分資金實力雄厚的白酒經銷商加入,呈現出銷售旺盛的“繁榮”景象。但隨著2012年白酒行業進入深度調整期,酒鬼酒對消費者培育的缺失導致其產品終端銷售持續下降,進而造成酒鬼酒經銷商的庫存長期積壓,這是酒鬼酒廠商關系的癥結所在。

真人做人爱试看一《中國商界》雜志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中國商界雜志社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法律顧問: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 吳志軍律師
聯系電話:010-83127815 83128932 有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熱線:40006 21315 電子郵件:zgsjbj@126.com
辦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廣安門內大街報國寺1號 郵編:100053
真人做人爱试看一 《中國商界》雜志 國內統一刊號:CN11-3654/F 國際標準刊號:ISSN 1006-7833 郵發代號:82-700

京ICP證 13009492號